對不起拖久了。

本以為還要多幾章結束,還是在第八章完結了,真不可思議。

  

  

 

請各位注意以下:

噩盡女性向同人

賴沈CP請注意

18R深夜文很糟糕

大概是虐文請小心暫定BE結尾

食用請小心,食用時請勿搭配飲食以免噎著,且注意身旁不要有任何危險物品以免砸壞您親愛的電腦

 

 

 

(正文8)

賴一心沒有想像中的醉,他確實喝了不少久,但卻無法讓自己沉溺在帶著澀味的酒裡,出自於無意識的身體自己動了起來,他來到沈凡……不,是沈洛年的面前,來到他想見的人面前,但好笑的是,他也不想在出現在這人面前。

內心與身體相互矛盾,可以的話,他想好好的親吻眼前的人,他也順著自己內心行動。

在對我說一次你不愛我吧!

傷害的快感讓他深深著迷,也許這麼做,他才能好過點。就算這讓他難以呼吸。

奢求個幸福,希望他們愛我。

許多人對他失望透頂,說真的,他並不是不知道,人看是只看一個表面,百年,其實能改變的還是有限,只是把成長的時間拉長,人心靈能成長多少,不是時間長就可以的。

賴一心也覺得可笑。

他只是簡單的覺得這個人很好罷了。

他看著沈洛年的睡顏,沈洛年確實很可愛,平常冷淡一附的樣子,可他知道對方細微的小舉動,例如說吃飯的時候不正確拿筷子的方式,要是睡的時間比平常還久醒來的時候會先坐著發呆,被自己的話弄到生氣或是害羞會像隻貓一樣偶爾會更直接的揮拳,對方不是女性,連個性也不是說嬌羞之類的,但他還是覺得對方很可愛。

不是以長相是因為他本身的性格來說,沈洛年對他而言,是很有趣的存在。

單獨跟他在一起,他覺得自己才是真正的放鬆。

因為他不一定要笑得開心,但是,他跟他在一起就是覺得高興所以笑。

他確實感受到快樂與幸福。

賴一心喜歡跟沈洛年額頭碰額頭的感覺,盯著對方微紅的眼眶他很抱歉,後悔是很後悔沒錯,但還一部份是對自身的行為感到慶幸。

如果沒有故意當他是沈凡的話,他不認為自己會行動。

但要是沒有行動,他就不會發現這麼多事情,雖然他把事情搞得很糟糕,很麻煩。

但他還是決定這麼做,當作不知道他是誰,只把他當成是一個很像很類似的人,因為他們太像了,行為模式上,太容易就能分辨得出來他是們同一個人。

硬是曲解他人的意思,曲解他們不是同一個人,直到說破真相他還是不願意承認,這也有他的原因。

沈洛年選擇誰他無所謂,因為他不會選擇自己,因為他以前討厭自己,不是那麼喜歡,賴一心不是笨蛋,或許他對感情不是那麼敏感,可他還是感覺得出來,沈洛年不是那麼贊同自己。

他堅持己見,固執地不改,別人好自己也可以好。

這種想法就是很天真,天真到愚蠢,因為原先的他幸福的美好,不是說很順利的人生,他還是多多少少會有些吵架之類的問題發生,做錯事每個人都會,對很多事情感到後悔,可是,他還是能在生命中感到幸福,這種說法誰能理解?

他不是要強加注於他人,而是想著,我也能分享一點喜悅那就好了,他當也曉得全世界有多少人傷心難過,但如果他幸運的幸福也能分享那是不是這份幸福也能傳遞。

「對不起,但再多的抱歉,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原諒我。」

正因為覺得他太好了,所以想抽離。

「說的沒錯,我是不會原諒你什麼的。」沈洛年瞪著他,他們的臉靠得很近,但沈洛年完全沒有移開眼神的意思。

這也是賴一心很喜歡的一點,沈洛年不曾移開視線,他很清楚自己確實有在對方的眼裡,沈洛年是正視他的,不是敷衍。

賴一心對他笑了。

「……笑屁啊!」

「沒什麼。」賴一心起身,離開沈洛年,他沒有必要跟沈洛年解釋,沈洛年昨晚給他的答案他接受了,只接受他要的部分。

「等一下,解釋清楚啊!」沈洛年愣了愣,抓住他的手。沈洛年不想不明不白的結束,到底是怎樣,說清楚。

「我只是覺得很抱歉,這跟我本來打算的不一樣。……瑋珊其實是喜歡你的,我會跟她解釋清楚的。」他一直搞不懂對方為什麼非得要把事情弄得這麼複雜不可,喜歡就說喜歡,討厭就說討厭,何必要說他跟誰才是會幸福?

「別找那麼多理由,我只要聽你的想法。」

「我沒有找理由,我只是說實話。」賴一心開口辯解。

還在說謊。「你現在聽起來就像是在找理由。」沈洛年不耐煩起來,沉著臉說道。「我不能理解你為什麼老是說我跟瑋珊再一起才是好的,我跟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吧?我喜歡誰我就跟誰。」

「嗯,如果你喜歡懷真姊,我當然也就沒什麼好說的。」

「你……」

兩人沉默了好久,久到沈洛年以為對方又再找理由要來塘塞他,快忍不住要開口大罵。

賴一心知道沈洛年的意思,不可否認他還是有點高興地,因為沈洛年現在選擇自己了,雖然他說過不愛自己,但是卻沒有放賴一心的手,可是賴一心卻猶豫了。

這種幸福他不敢拿。這讓他覺得是罪過,因為他是沈洛年啊,是本人不是其他人,所以他又認為不可以,因為對方的好不是他可以得到的。

沒有資格。

沒有人這麼對他說,就連沈洛年也沒有,但他卻瘋狂的想往後退,這才是他真正的狡猾。

「我不如你所想的那般有自信。」

沈洛年抬頭看著賴一心,而賴一心也只是自嘲般地笑了笑。

像是在說笑似的,想結束這樣的對話,賴一心拉開沈洛年的手,離開沈洛年這間小但是卻讓他感覺溫暖的房間。

沈洛年發呆般地看著自己的手,他不曉得該用甚麼樣的心情去解釋,他甚至很恍惚,很疑惑,事情發生得太快了,快到他還沒準備好用甚麼態度去接受。

比起生氣、難過,他心裡更是充滿不明白。

「……與其說是為了我,倒不如說你更愛你自己勝過於我吧!?不,是勝過任何人。」

這才是真正的答案。

說好聽點是為對方著想,但事實上對方隨時可以放手。對,是喜歡沒錯,這份愛的確不假,但不代表無堅不摧。

沈洛年沒有哭泣,他根本找不到哭的理由,他沒有想到對方會放開他。

當然,沈洛年很誠實的說出自己不原諒賴一心,他也確實打算給對方一點教訓,小小的懲罰,不理他幾個月之類的,但他從沒想過,對方在糾纏不清後,這麼灑脫的放開手。

他起身,緩慢的穿回自己的衣服。

因為喜歡他所以覺得對方怎麼做都還是可以原諒,他可以感覺的到對方迷惘的心情,猶豫不前,但他沒辦法看到對方在想些什麼。

他靜下心來想,賴一心一直說他跟其他女人再一起才是真正幸福的,事實上就算是他們再一起也沒有甚麼好不幸的吧?他都願意了,這樣還有甚麼不可以的?。

他又不是沒想過,他答應了,雖然在最後他……。

『不,我不愛你。』

沈洛年猛然想起自己說的那句話,是因為那句話嗎?怎麼可能,他可是那個賴一心啊!對方是什麼樣的人他還會不清楚嗎?

『我不如你所想的那般有自信。』

……他確實不清楚。

賴一心為什麼會那麼說,沈洛年不曉得其中原因,沈洛年對賴一心的認知還是處在百年前,他經歷了那些事情,沈洛年完全不曉得,也不曾過問,他本來就不是那種會過問對方過的的人,更別說,他之前在賴一心面前是百年後出生,只認識那個強吻他後來又告訴他未來會愛他的那個賴一心。

「……啊啊,真是夠了。」他用手臂擋住臉,靠在牆上不由地嘆氣。

因為喜歡上賴一心而感覺到不甘心,因為賴一心放手所以不甘心?還是……

垂下手,淡漠的表情像是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因為我不值得你信任,所以我不在你也不會覺得難過…了……是吧!」把血飲袍拉好,沈洛年喃喃自語。

 

已經是形同陌路了。

在賴一心決定放手的同時,他們就已經站在交錯線的末端上了。

 

(全文完)

 

[後記最無力]

至少解決一個了。(倒):)

給等文的各位一張簽名照(去死)XDDD

好啦,不亂開玩笑,下一個要解決的是《門戶內》http://seed88115.pixnet.net/blog/category/979194

沒有看得要去看喔。

之前5章出了好像沒啥人發現,還是說大家不喜歡阿濤!?

 

廢話不多說,來說說陌路。

 

嗯......之前有人留言說可以寫一個HE跟一個BE。

現在看一看,我應該是不會改最後的BE,但是未來不一定,所以到最後的洛年是否有去找一心到廁所橋,這我就留給各位自己去腦補就好,雖然最後的洛年一點意思都沒有。

首先,是洛年個性的問題,我是不會把BL的配對娘化的,那樣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相信若把洛年娘話就沒人要看了,我可能寫三行就砍了。

天氣姊有問一個問題,所以我也在這裡解說一下。

天氣姊問:「為什麼一心退縮了,洛年卻不前進。」

老實說這個問題我自己也想過,一般來說已洛年的個性早就追上去揍人了,啊哈哈,不過總不能讓男主角在大廳廣眾之下被打成豬頭,那樣就是搞文了。在陌路裡面洛年幾乎不承認,有的行動也只有一個吻,就算和一心出去也幾乎默默的,不表達什麼,當然一心也不是看不出來,他還是知道沈洛年的喜歡,只是不好意思說,但是對現在的一心來說,有太多不可預測的事,導致百年後的他沒那麼勇往直前,這部分稍後說明。

洛年本身就是個遠離人群的角色,他的感覺太多脫離,是放不下沒錯,但要是他想走誰也攔不住,他很隨心所欲,但是他不想造成別人的麻煩也不想給自己添麻煩又想還那麼一點人情,所以他留下來,我放大了他隨時可以抽離的部分,說他對這些都沒感情當然是不可能的,牽絆要是能說斷就斷,那人就不會是群居動物。

他是喜歡賴一心,在文中也表現了他的喜歡。但是他告訴賴一心“不、我不愛你”也是認真的,當下是這麼說沒錯,但他並沒有打就這麼放手,所以他才會拉住賴一心,愛恨是一體兩面,喜歡跟愛也不能說是相等。

但也正因為是認真,更加深賴一心的放手。

為什麼百年後的一心會是這樣?為什麼退縮?

洛年說,比起愛他一心更愛自己。

一心在這裡算是一種自我保護吧!因為百年前的他太過無私,太過天真,什麼都相信,堅信太過美好,但實則上卻不是如此,百年這期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讓他無法太過相信任何人。

比起跟“沈洛年”在一起,他覺得跟“沈凡”在一起更自在。

因為沈洛年同為百年前的人,他們相識,沈洛年知道他的為人,而沈凡不同,他是百年後創造的人物,他們是同一個人沒錯,但他們在賴一心的眼裡卻是不相等的存在,洛年不行而沈凡卻可以的原因就是在這裡,一心喜歡百年前洛年的心意早就轉到沈凡身上去了,因為他們缺了這百年的空白,我指的空白是對一心認知上的空白。

既使他們是同一個人,一心還是不希望他去知道他百年前的事,這也是一心從不跟沈凡提百年間發生的事情。

沈洛年接受他,但不代表一定,這跟他們百年前相識有很大的關係,他沒辦法相信沈洛年,因為白宗有太多事情讓他對事產生猶豫,就算沈洛年不是白宗的人,但他們也曾經相處過,雖然沒有很好,但比起在男生群中,賴一心的名子也是比較常提起的。 

在這裡喜歡跟愛時常互換,我大多寧可用喜歡,因為他們還不能說是愛。

 

我只能說,這兩人還不夠了解彼此,為了這個不夠了解,所以我才會寫H。

身心並非能說是同步的。

 

剩下的,就留給各位腦補或是提問了:)

 

P.S看完留感想的才是乖孩子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德斯 的頭像
雷德斯

二律背反

雷德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