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製作,剩不到360天,一天天倒數。

嗯!我還是四個班級第一位審查的學生,雖然已經沒有以前的緊張,該說是「反正都要這樣了那就乾脆點面對現實吧!?」的心態在思考要以甚麼樣子來呈現自己。

還不夠成熟的自己該怎麼去表達呢?常常被這樣的問題所困,我是一個甚麼樣的人?這是一件很需要思考但卻又是直覺性,慌張地自己是在甚麼時候變得如此“不緊張”了呢......?(笑)

雖然我不是很厲害的傢伙,但是還是想囂張地說,老子要拚免審啊!!!!(努力中)

......(呼)

時常很掙扎,覺得非常不公平,當自己覺得自己很努力的時候,不用功的人拿到的成績還是跟你一樣的時候,或是自己遇到困難他們卻在家裡睡覺或是不來上課等著你陪他做,所以他們也不需要擔心不用趕不上作業,甚至自己遭遇到作業的屏障時他們可以藉著這些不會遭遇困難,連帶著自己的進度比他們更落後,就會產生一點也不想輸的感覺,死都不要。

會很厭惡,感到很生氣,是不是自己太不用功了所以才不能把他們遠遠甩開。生氣,氣沒有用的自己,要更拚更拚,因為很討厭。

更別說其實花費的努力並不是全然會跟你的成就成正比的時候。

這時候就會悲觀,陷入不必要的情緒,我知道自己學習到的絕對比他們更多,為了要學習更多所以才會有這麼多得障礙,我不會想要祈求一帆風順,我是想贏得掌聲,但是我所做的努力並不是想要被同情的讚美。

今天有位老師問我,他出的題目台灣社會現象為何我選擇「自殺」來表現?雖然很不好意思告訴他,當他再問其他同學對自殺的看法的時候學生表達的看法,向來只發表中性意見的我,毫不客氣的冷笑了。

我常覺得自己是因為已經沒辦法再回到過去改變興趣所以才硬著頭皮堅持畫畫,越畫越病,越畫越痛苦,我感受不到被治療或是抒發的感覺,那是被逼迫要說明,那是被壓著上死刑台,每一次畫畫我都像是被削掉一塊肉一樣,為了保有原樣,所以把那些不重要的往前推,讓他被切掉,再切,再切。

可是強迫自己的人,不是別人,是我自己。

去接受,去面對,我曉得自己不跨出那一步,那麼永遠也不能有所長進。

我排斥與人交往,表面,我可以很客氣有禮貌且體貼,但那全全都是我看到的時候,是真誠的,我可以保證,但是我做不到無時無刻的關心,當有一個這樣的自己並不是說,這就是我,就可以的。

因為,我們不可能永遠都有菱有角。

侃侃而談,毫不保留我自己的看法是第一次,向來支支嗚嗚,現在想想,我為什麼要支支嗚嗚,我有可以自信說出想法的權利,那是我的作品啊!這是我的想法,是經過我本身去形容出來的,是我的沒錯,那我又有何不可?

連自己都不承認那我還有甚麼資格敢說!自信不是囂張,我向來覺得自己丟臉,我以為自己不配!是,有這想法的我的確不配,因為我壓根兒不夠格!

但是我的貶低是很蠢的,真的是他媽的給他有夠白癡,雖然我沒辦法馬上做到,但現在我可以很有自信的說。

我可以的。:)

創作者介紹

二律背反

雷德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