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發好了,因為多多少少有作修改更增加所以我也不太確定到底加的是多還是少@@
總之請先食用。

請各位注意以下:
◎噩盡女性向同人
◎賴沈CP請注意
◎18R深夜文很糟糕
◎大概是虐文請小心暫定BE結尾
◎食用請小心,食用時請勿搭配飲食以免噎著,且注意身旁不要有任何危險物品以免砸壞您親愛的電腦
 

懶得防爆,總之小心:D

 

 
《陌路》

文案:

百年後,沿著時間的推續一切都變的不同。
他也不再是那個被人玩笑戲稱的熱血笨蛋。

「他是沈凡,不是沈洛年。」
那熟悉的紅色身影躍入眼中,當他以為再次見到沈洛年時,葉瑋珊對他說。

「抱歉,瑋珊,我很抱歉。」

她笑了,就像當年包容自己一樣,但馬上就收起那笑容。
賴一心一直認為百年時光改變的東西太多太多,多到讓他忘記自己失去多少東西,似乎唯一釐清的重要事情,可他卻花了百年。

這個他曾經深愛過的女人是他確定自己想法的關鍵。
「我不需要你的抱歉,一心。」

她轉身離開。

 


01.
「…痛……」賴一心仔細端詳起沈凡的模樣,因情動難耐而緊閉的雙眼,不由得他把幻想成沈洛年。
百年依舊白淨的肌膚泛著紅潮,朱唇微啟沈落年發出難受的粗喘和呻吟,賴一心帶著侵略性的目光將是線轉移而下,過於寬大的黑色罩衫擋住沈落年的身軀,挺立的分身溢出的蜜液更是加深了那處的顏色。

莫名的,他把當年和葉瑋珊歡愛的模樣與現在的沈落年重疊,不悅感油然而生,賴一心抓住沈落年的腰再度深深的挺入沈落年的體內,並在深處停留後一動也不動。

「舒服嗎?」他在沈洛年耳邊低喃,故意詢問。
「你……混蛋…哈啊……」沈落年瞪了賴一心一眼,因生理狀況雙眸泛出的淚水,讓這一記狠瞪失去原本得殺傷力。
賴一心輕笑,從鎖骨中心由下而上,輕舔因後仰而露出的脖頸曲線,在他上下滑動的喉結上留下細吻,欣賞著沈落年平時絕不可能出現的媚態。

不過這一切仍然只是幻想來的,他不是沈洛年,是沈凡。

他們兩個持續這樣的關係,也有兩個禮拜的時間。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
都是沈洛年的錯,為什麼你不回來?卻讓你的兒子來呢?

黏膩沙啞的聲音不斷從沈凡口中傳出,支離破碎的呻吟停不了,他制止沈凡想掩住嘴巴的手,領著他讓他圈著自己的脖頸,他瞇起眼睛想著,沈凡的年紀差不多是十八歲左右,年輕的身體,沈洛年當年離開也是這個年紀吧!

正因為他們是如此相像,所以賴一心才會這麼做,想佔有他。

不是沈凡,是沈洛年。

他任性的念頭驅使他再度深深挺入,沈凡身體不自主的痙攀,他要讓沈凡沉溺於自己,惡質的調教對方的身體,要求對方習慣自己的氣息,要求對方和自己再一起的時候穿上自己的衣衫,病態的索求對方的體溫。
對方是個性愛經驗為零的少年,沈凡就算能力在強也沒辦法拒絕,稚嫩的臉早就寫著欲求不滿難受與沉醉其中的痛苦,掐著沈凡的下巴粗暴的親吻,讓兩人的身軀更加親密貼實,舔吻他的唇瓣,不給他逃跑的機會,一開始的反抗也會變成清澀微弱的回應,他享受沈凡徹底意亂情迷的模樣。

「他是沈凡,不是沈洛年。」
他彷彿又再度聽見葉瑋珊意有所指的告誡。
當那熟悉的紅色身影躍入眼中,當他以為再次見到沈洛年時,葉瑋珊對他說,葉瑋珊把先前詢問沈凡的長輩的事情告訴賴一新。

「抱歉,瑋珊,我很抱歉。」

他向她道歉,道歉的理由只有一個,葉瑋珊並不在意,因為他們是因為相同的原因,她笑了,就像當年包容自己一樣,但馬上就收起那笑容。
賴一心一直認為百年時光改變的東西太多太多,多到讓他忘記自己失去多少東西,似乎唯一釐清的重要事情,可他卻花了百年。
這個他曾經深愛過的女人是他確定自己想法的關鍵。

「我不需要你的抱歉,一心。」
她轉身離開,留下一句。

「並非我不相信你,而是,你讓我無法相信。」因此……我不能讓你知道。
實則上賴一心比眾人想的還要來的任性多了,更多了佔有慾,就好比自己喜歡的玩具不願意借給別人一樣,他是個願意分享的人,但往往都會分享出去後一顆心繫在上頭,並非小氣什麼的,指是很單純的在意。

過去,他是不細心也不像其他人一樣會注意一些小細節,甚至對感情不是那麼敏感,對許多事情也不在意,是的,他就是這樣的人。
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快樂幸福,自負的覺得他能夠幫助所有人,只要所有人天天開心就好,既使有人在背後說他多管閒事,他也不介意,好脾氣的笑笑就過了,但後來才發現,更多的是是不在意。

那是百年前的他。

如果說葉瑋珊讓他釐清自己的感情,因為他們在愛上彼此時卻在心理造成情感流失的破洞,改變他性格的是百年間發生的種種,他不能夠如此天真。
他反而對成長過後的自己,這個自己更貼近自我。

賴一心自嘲般的笑著,無聲笑著,看著躺在他身邊的沈凡。

他只在沈凡陷入睡眠的時候溫柔的碰觸沈洛年的肌膚,甚至親吻沈凡,嗅著髮絲間的味道,安撫似的順著沈凡的頭髮,注視他那張臉,企圖藉由沈凡臉想起他早已遺忘的臉龐。
「上完了就快滾。」揮開賴一心的手,沈凡無力的說。
「你這樣我覺得很噁心。」嫌惡的表情表露無疑,沈凡跟他父親一樣呢!從不掩飾自己的情緒,雖然忘了臉,但個性卻很難遺忘的。
「……」

賴一心沉默,接著他露出笑容,被沈洛年稱做憨傻般的笑容,可卻說出滿是諷刺的話。

「你也沒拒絕我,不是嗎?沈凡。」見到沈凡錯愕的表情,他滿意的笑了笑,手也不安分的沿著背脊滑下,刻意在脊梁凹槽處逗留,手指再沿著股間深入大腿內側,清澀的軀體再度顫抖,他更高興了。

像是為了確定沈凡這時的身體是屬於他的,他刻意在沈凡身上留有痕跡,強迫的讓沈凡對他迫開雙腿,虛偽的說自己未在領子以上可以看到的地方留痕跡是因為體貼。
沈凡漲紅了臉咬唇,準備一腳踢過去。
壓住對方的腳,翻身,他不逗留,放開沈凡的身體起身,彷彿對他毫不留念,也是,因為他要的不是沈凡。
穿好自己的衣服,拉緊衣襟,推開了門離開,臨走前只對沈凡笑說「沈凡,有事在連用輕疾聯絡。」

事實上他從不和沈凡相擁而眠,在累也是,即使身心俱疲。

 

 

02.
賴一心上次不小心問出沈凡有輕疾的事情,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卻又覺得合情合理,他想或許沈凡能有辦法聯繫沈洛年吧!
只是想探試一下,甚至惡趣的欺負他,當時沈凡在恍惚快失去意識下也無法昏厥逃離迷亂的思緒,不過沈凡大概沒聽清楚自己的問題吧!
因為他說出來的不是他父親沈洛年的輕疾,而是自己的。
不過也沒關係,有的話總比沒有方便。

賴一心想了想,使著黑槍耍起十八撩亂的招式。

事實上他也很少跟沈凡在一起,除非必要否則他很少用輕疾聯絡沈凡,應該說和沈凡聊天培養感情麼的。
他不自覺的彎起嘴角,露出笑容。

這是他的習慣,保持了百年現在一樣可以持續下去,就算他現在做的這種抹滅情義的事情,沈洛年知道大概會想殺了自己吧!他總絕自己這行為像是變相是報復,他把不滿發洩在一個叫做沈凡的器皿上。

他確信自己不愛沈凡,培養不必要的感情是不需要的。

雖然並非自滿,但是他仍可以說有自信的認為,沈凡不會把這事告訴沈洛年,而且無意識的放縱自己的行為。

究竟是為什麼呢?
賴一心笑著搖頭,難不成是那可笑的原因嗎?有人會愛上對自己強迫暴行的人?

「你在想些什麼?」徐靜踏著如貓般的步伐輕盈的走過來。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我準備回去了。」
「你最近倒是很少來。」
徐靜直接席地而坐,並且為他倒上一杯好茶,賴一心自然做到他旁邊,說道。

「沒什麼,只是有點事情。」
「什麼事情?」徐靜問道。
賴一心沒有回答。

徐靜不介意的說「雖然,我們之前就談過這話題,但我想再問你一次,一心,你是為什麼來我這裡呢?」
「當時你說,在我這兒你可以得到愧疚的平靜,後來你又說,來到這是為了平息憤怒,那麼現在呢?」

賴一心凝視著徐靜,呵地笑了笑。

「也沒什麼差別,妳知道為什麼生氣嗎?因為他不會選擇我。」
百年前就已經知道了。

就算百年前沈洛年放棄了葉瑋珊,如今,若是葉瑋珊答應呢?失蹤了百年,就算和狄純生下狄韻跟沈凡,若是葉瑋珊答應,他也不會拒絕才是。
因為沈洛年真正喜歡的人是葉瑋珊吧!
沒辦法控制自己這樣思考,既便這相當牽強,但總歸一句只因為他是賴一心。

「瑋珊嗎?你還在介懷那件事?與其這樣為什麼不找她問個清楚?」
賴一心聳肩,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便準備離開。

「不過,你要不明天在走?現在回去都晚上了」
「嗯,沒關係。下次見。」
對於徐靜的提議賴一心沒有接受,他只揮揮手到了再見便上路離開。

「輕疾,光靈師沈凡。」
「……」對方接通了,不過卻沒說話。

他笑了一下,習慣對方不說話時的沉默,緩緩說道,彷彿在對沈洛年說話一樣。

「今天過來吧!」說完,沈凡馬上切掉通訊。

沈凡有著跟他父親類似的脾氣,他偶爾會要求沈凡過來,反正也沒什麼人會突然跑到他們門間,賴一心還記得第一次傳訊給沈凡時,本以為對方會因為自己的暴行不接通,但他卻接通了。這讓賴一心感到不可思議,甚至懷疑對方沒聽清楚是誰就馬上接了,但想想輕疾的來電顯示可跟手機不同,不過這不重要,重點是他沈凡接了,只對他說了幹麻,這句話。
聲音帶著冷漠不解卻又有一絲疑惑,當時他想起百年前沈洛年在別墅前跟自己的對話。

「你在哪裡?」賴一心說,帶著難受的心情。

也許沈凡是同情起自己,那也無所謂,比起愛,他自虐般的逼迫這樣思考的自己,狡猾的認為裝可憐也許能博得其他人的同情,他在沈凡面前示弱,一次又一次的,但在其餘的時間把自己偽裝起來,他會故意帶著嘲笑諷刺刺激沈凡。
用行動告訴他,這是他的選擇,他沒有拒絕自己,從不在床事上放過他,一遍遍的索取,直到沈凡無法自拔的求饒,他甚至認為自己愛上了沈凡哭泣的神情。
偏執的迷戀。
像是在測試沈凡的底線,他過份的行為持續,他在測試沈凡什麼時候會拒絕他,背離他,告訴自己些答案。

他需要有人狠狠的傷害。

他期待著。

 

 

03.
連他自己不曉得接通輕疾的原因。

賴一心傳來訊息,卻帶著祈求一樣的口氣,對自己說「你在哪裡?」

沈洛年鬼斧神差的脫口說出自己的位置,兩人便相約在引蔽的外頭見面讓賴一心領著自己到他的房間,聽說他跟葉瑋珊跟分開了,不意外賴一心移到別地方。

那是他第二次跟賴一心上床,卻一直持續到現在,他也曾想過不接對方的輕疾通訊,但是賴一心以更討厭的手法找過來,更是在狄韻的面前強硬的把自己帶走。
可以說是強迫沈洛年接受他,接了通訊他也許會溫柔點,不接自己的下場向來不好,更讓沈洛年沒法接受的是,拒絕不了的自己。
尤其是現在賴一心房前等人的自己,真的是相當糟糕,他想知道爲什麼,自己還有賴一心偽什麼做這些矛盾的事情。

他還沒思考完,賴一心已經來到他面前。

沈洛年任由賴一心抱住自己,他沒有回擁這男人,他對自己相當意外,不僅像是默許得答應,而且預想中的厭惡卻沒有產生。
賴一心吻了他,深而長的吻,分開在貼緊,時間拉長了,他甚至有種自己現在正開啟時間能力的緩慢感,賴一心急切焦躁的廝磨著沈洛年的嘴唇,收緊了擁抱,幾乎像是要把自己鑲入他的身軀。

沈洛年在唇舌輾轉間細碎的低吟,背後觸碰到柔軟的被褥後,他才發覺他已經被帶到床上,身體,賴一心的右膝更進一步的蹭了他的腿間,馬上他便漲紅了臉,急切的想擋住自己的臉,在怎麼說自己也是男人,被這樣對待有誰不臉紅的。

「喂!」詭異的,上一秒還是溫柔對待情人那般的賴一心,凝視他片刻,露出的笑容,明明是笑容但裡頭的包裹情緒讓沈洛年想逃離這個男人。
賴一心把快速把他轉了邊,現在是背對著賴一心,半跪在床沿,但由於身體的一部分被壓在床上,現在他的膝蓋連地板都碰不著,下體正好壓在床沿。
他惡質的輕笑在耳邊想起,沈洛年縮起脖子,賴一心沒有在他的耳朵逗留,卻親吻起因脖頸縮起時突出的骨頭,手更是大膽從腰虛晃來到胸前,沈洛年想爬起,但上方的賴一心沒給他機會,有的只是拱起身子時讓他的手趁虛而入罷了。

他的身體緊貼賴一心的胸膛,從背部傳來的心跳更讓他不知所措,自己的心臟卻不由自主地加快再加快,明顯的亂了節奏。
隨著賴一心的手探入,開襟的血飲袍也鬆了半分,露出大半頸肩背部,賴一心隨著脊椎緩緩允吻而下,他能感受到自己腰間傳來的酥軟,神經緊繃顫抖著,那種從身體深處流出來的是令人著迷的電流,本能地感受著,他厭惡這樣的自己。

「……唔…」

本就像極睡袍的血飲袍松垮垮的掛在自己身上,靈巧的手指撫上胸前柔嫩,沈洛年抽了一口涼氣,巧妙的按壓下挺立,身體開始產生反應,分身也半挺了起來,他害怕起這樣的自己,更別說賴一心連碰都沒碰,彷彿自己的身體像是很希望這樣背對待。

很少流眼淚的沈洛年也在這種生理反應下泛紅了眼,敏感的身軀讓他異常的羞恥。

賴一心轉移轉移陣地,從背後親吻他的鎖骨,舔弒他拱起造成的鎖骨窩,手沿著軀體一片片的向下滑,右側腰際側腹部並在臀部肌肉逗留,他的手指順著後大腿的曲線往前滑,彷彿檢視般地撫摸他的膝蓋,對於熟之人體肌肉的賴一心壓著他膝蓋內側的凹處,由下而上的揉壓逢匠肌。

不屬於自己的手處碰身體的感覺是沒有那麼容易適應的,沈洛年都快昏了,相當難受。

「那……接下來……」賴一心喃喃自語,沈洛年還沒反應過來時,抓住他纖細敏感的腰,抱起來讓他坐在賴一心的大腿上,他依然背對著賴一心。

更讓他驚恐的是,他正面對著門口以及在他的右前方一面全身鏡,賴一心讓他處於可以看清自己並且擔心有人隨時闖進來的恐懼。
「不!不要!放手,快點放手!」他的手緊捉著賴一心的手臂企圖拉開,但賴一心只要一碰他的身體他連反抗都做不到。
「……不行。」賴一心假裝思考,像是調戲式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回答。
「去你的!」他咒罵著,不過賴一心沒理會他。
沈洛年從鏡子看見賴一心的表情,他在親吻“沈凡”時眼裡帶著一股憂傷,處碰“沈凡”的時候卻帶著一股憤恨,每次股間感受到異常熱度的器官,都讓沈洛年不得不認清現在和自己做愛的不是女人而是個男人。

賴一心發現他不專心,曲腳輕鬆地分開他的雙腿,在沈洛年來不及阻止時扯下他的褲子,只剩下大敞的血飲袍,只要一低頭他便可以清楚看見放縱的自己,自願的自己。
賴一心將手伸向他的腿間,握出他已經微微挺立的分身,技巧性的揉搓起來,賴一心不斷撩撥他的慾望,沈洛年無法阻止沒辦法抵抗,趁著他還沉溺在高潮的歡愉下,手指便頂入他的體內,淺淺的抽插起來。

「…等、等等……」

沈洛年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內壁被人推開,他不能自主的控制自己的低吟,緊咬的唇還是會再喘氣時洩漏,賴一心在情事上表現的遊刃有餘而且十分有耐心,隨著手指增加在退開時,沈洛年體內的空虛就越清晰。
賴一心喜歡這種時候折磨他,故意離開的很急,卻也很慢的進入,偶爾會故意擦過前列腺,刺激沈洛年,直到沈洛年不滿的開始扭動自己的腰。
他突然抽出手指,雙手扥住沈洛年的雙膝抬高。

「做、做什麼!?」
「嘛── 一般來說做會讓你呻吟的事。」賴一心的語氣彷彿在說笑,沈洛年不穩向後倒的同時,狠狠的頂入。
「啊!」太過劇烈的快感傳遞至大腦,沈洛年緊抓著賴一心的手臂,彷彿不能呼吸的用力吸氣拉著自己的脖頸,每一次撞擊更深更重,賴一心瘋狂的索求他的身體。

賴一心還是扥著他,只對他後穴加以刺激,沈洛年忍不住的想伸手解決但卻被阻擋,在他想的同時,瘋狂的刺激前列腺,無可奈何的沈洛年只得抓緊他。
直到好幾次,他受不了的放下身段哀求,可賴一心似乎非常喜歡看見他哭泣的表情,賴一心從不會因為他的求饒而停止的。

沉倫了。

過後,賴一心會把他放在床上,壓在他身上緊握他的手垂在兩旁的手,看著他的模樣。
黑色的眼眸充斥著淚水,無神失焦的看回望,被汗水弄濕的頭髮浮貼在潮紅臉上,股間更是迫迫流出精液,整個下身濕黏的相當不舒服,沈洛年偏瘦的身體佈滿的青紫的紅點發麻且有些刺痛,好像整個身體都不是他的了。

沈洛年能從賴一心的眼睛看到他自己的現在的樣貌。
當感覺到好點後,恢復焦距知道自己會推開他,賴一心也很自動的退開。

他們不是相愛的情人,並不會相擁而眠,雖然可以的話沈洛年一根手指也不想動,但是每當做完的時候他就沒辦法忍下想離開的衝動,若說沈洛年可以看透別人的情緒,那他自己的情緒也該看的透才是,他望見鏡子的自己,眼睛裡滿是不想承認的委屈。

但他認為那是錯誤的。

沈洛年不是那種死硬派,錯了他會承認會導正,但他就是不想把自己表現的像被害者,他也很清楚自己沒那種資格。

沈洛年不管身體的狀況,直接套上褲子披上血飲袍,虛軟的手很艱難的才綁好帶子,一旁的賴一心連上前幫忙都沒有,似乎享受的看著沈洛年沒辦法控制自己雙手的狼狽。
本來沈洛年想離開,但他還是轉頭對著賴一心,而賴一心也泰然的坐在床上回望,一點心虛的氣息都沒有,沈洛年無可忍受的對他低吼。

「你到底想怎樣?」
他問,質問的方式問他。好像自己是他什麼人一樣,他對自己感到厭惡,比事後更泰然的賴一心更討厭。

沉默了很久,空氣都凝結了般。沈洛年想知道答案,正耐著心等待他回答,更等的越久他心裡也焦慮了起來。
賴一心彷彿看夠了,接著開口。

「我會愛上你的。」賴一心說的自信滿滿。
賴一心對“沈凡”訴說著未來。

從鏡子看著自己漲起的情緒無從發起,落了個空,沈洛年雙手垂擺沒了剛剛的氣勢,他不覺得低頭,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表情,掩飾自己難得的脆弱。
嘴巴張了又張,卻難以說出自己想表達的事情,沈洛年第一次覺得說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他討厭這樣的自己,明明自己不是這種會因為這種事情混亂的人,爲什麼像個愚蠢的呆瓜。
最後他找回自己的聲音,說道。

「我不是你愛的人的替代品!」

沈洛年突然發現他沒有想釐清答案的勇氣了。
彷彿賴一心說出來的話不是那荒唐的未來,泰然無事地坐在床上,反觀沈洛年不自在的模樣,他覺得很可笑。

告訴他未來,告訴他希望,告訴他,他會愛上他的。

沈洛年雖然不是聰明人,就算無法看透別人的內心情緒,他曉得眼前的人不可能跟他直到未來,愛的人也不是自己。
「你愛的是別人」他放鬆自己,說道。
「我喜歡你跟愛不愛他沒有關係。」賴一心這麼回答他。

賴一心說的沒錯,確實是兩者不相干的事情。

在百年前葉瑋珊選擇了賴一心的時候,他也有這麼安慰自己。
就算如此自己還是可以在心裡繼續喜歡她啊!有了男朋友真的就不行嗎?答案是可以。
那是他當時唯一有辦法做到的事情。

他確實喜歡過葉瑋珊,甚至現在依然,只是那份喜歡那份愛以轉成不同的情緒而已,現在的賴一心也是,他只能辦確定自己不愛他,他比任何人都沒有把握。
沈洛年不知道自己該表達什麼,他跟賴一心不是那種關係,他沒有資格束縛賴一心,而賴一心也同樣,他想要什麼?
沈洛年第一次覺得這比被賴一心壓在身下侵犯還要可恥,太好了,太好了至少心沒有連結,至少身體上有,這個慶幸的想法讓他難以接受。
犧牲了自己的肉體想要換來什麼?
想要得來他的愛?別開玩笑了,他們拿什麼建立愛?那些在床上做的事?

他肯定賴一心對他做的事情,不是出自於愛情,他們甚至連朋友關係都不是,百年就很勉強了,更別提現在他是沈凡。
是百年前白宗自認好友的兒子。
那自己又爲什麼一次次的接受,基於什麼樣的理由?
「未來?什麼時候的未來?」他不受控制的質問,不給賴一心開口的機會「別傻了,我們不會,永遠不會。」
他本來就不是那種能忍耐的人。

「你該知道答案的。」
「我會。」賴一心淡淡的說,他露出能夠讓任何一個人都能感到安心的笑容。
但這對沈洛年沒有用,他不是女人,也不是愚蠢的瘋子,他放棄式的嘆氣。

「你真的很可悲。」他轉身便離開。

其實可悲的是自己。

 

 

04.
賴一心走出房外,坐在擊天塔圍牆上,雙腳懸空在外,他試圖放鬆自己。
在沈凡來離開後,來到這裡的人是葉瑋珊,她站在賴一心身後,看著他的背影隨即將視線轉移到天空,兩人許久都沒說話,道不如說他們已經很久沒好好的說話了。
「沈凡剛剛來過?」雖然是疑問,但語氣無疑的是肯定。
賴一心點點頭,說道。
「瑋珊,我想要喜歡他。」他雙手交握著,將身子縮起來,彷彿是個受傷的孩子。
「那……他喜歡你嗎?」葉瑋珊走到一旁,雖然不再相愛,但也已經多久沒這樣了?

賴一心回答一個答案。
「適合比相愛更重要。」
思考很久的答案,年輕氣盛的衝動已經沒有了,不是認為愛就是可以勝過一切。
愛一個人很簡單,但有些人說思念的痛苦,但相愛是兩個人的,沒辦法去相愛更艱辛,因為未來的路很長很遙遠。

「你們不適合。」葉瑋珊直接回答他「你甚至沒考慮過沈凡的想法,他……。」
話還沒說出口,就被賴一心打斷「他不洛年,這我知道。」
他很清楚,但也正因為他是沈凡吧!正因為他們相似的個性。

「瑋珊,我選擇妳。」

賴一心轉頭看著葉瑋珊的臉,輕輕的碰觸她的臉頰,心疼的說「我相信洛年還是喜歡妳的,別擔心,他會再次選擇妳。」真要選擇,葉瑋珊都比狄純或是懷真重要,這女人是他深愛過的人,對他來說既使分開了,葉瑋珊還是很特別。

「因為妳很特別。」

葉瑋珊深深的覺得心痛。

再度沉默了好一陣子,彷彿空氣都凝結了,收回手,賴一心再度望著什麼都沒有的天空。
「我告訴沈凡,我會愛上他的」
葉瑋珊愣了一下,不認同的說「你對他說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兌現的未來。」

「什麼時候?何年何月,哪天?」
「我不知道」
賴一心很準確的說出答案,他的確不知道,沒辦法給答案,他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忘了沈洛年,也許再過百年可以吧!他自嘲的想著。
「你不覺得他很可愛嗎?哈哈,雖然可愛不能用在男人身上,但是他挺善良的,雖然口氣總是很衝,但是意外的溫柔。」賴一心忍不住笑了,雖然他跟沈凡除了做愛沒在一起做什麼事,但他
還是這麼覺得,就跟沈洛年一樣,他只是得發堀他們不相同的地方並且去愛罷了。
葉瑋珊看了他許久,回答「你形容的不是沈凡。」
「放心,瑋珊。」他說,又再次重伸「放心,我知道妳愛他。」
他對沈洛年放手,他不會對沈洛年出手,因為葉瑋珊愛他,所以他不會,他甚至會誠心祝福,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大家都說沈凡是洛年跟小純生的,我想就算沈凡是洛年跟懷真姊生的他也會再次選擇妳的。在我眼裡妳比懷真姊小純都要特別,真的。」
他沒有看著葉瑋珊也沒有笑,因為他知道他笑不出來,讓自己看起來無神,彷彿對著未來一樣。

「他……」葉瑋珊想告訴賴一心,沈凡就是沈洛年,但卻說不出口。
「瑋珊,我不想再討論這件事。」他笑了笑「如果洛年阻止我只能告訴他生米煮成熟飯了,如果洛年還是不願意我就擄走沈凡。」

彷彿未來都是那麼快樂,他還能想像他若是這麼說,那對父子表情是有多相像。

葉瑋珊一點也不訝異,他剛剛早就看見沈洛年離去的模樣,她緩緩的說「沈凡他是自願的嗎?」
「半自願吧……」賴一心當然知道她再問什麼,苦笑的回答。.

沈凡真的可以說是半自願,他是有反抗沒錯,但從沒不認真的反抗,他甚至可以把這件事情告訴長輩,但他沒有。
她歎了一口氣,賴一心本來想葉瑋珊會指責自己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卻沒想到葉瑋珊卻沒說話的默默離開。
賴一心見葉瑋珊離去也沒說什麼,他轉了邊,倒下,讓自己掛在圍牆上,他看著上下顛倒的建築,自言自語的說「我也曾希望他是……」

他做了選擇,無論對錯,他在自己與葉瑋珊上選擇了葉瑋珊,他任性的認為沈洛年會像百年前一樣的愛葉瑋珊,卻不像百年前一樣的選擇,這次他會選擇愛她。
他在沈洛年跟沈凡之間,選擇了後者,一開始是因為他是洛年的兒子,因為他們長的神似因為他們個性相像,所以選擇他,他過份的對待沈凡,因為他任性的認為,沈洛年就算百年了有依然愛著葉瑋珊,會選擇的也是葉瑋珊,既使他已經有了孩子,但不代表他不能選擇瑋珊,他知道葉瑋珊的特別對沈洛年而言很重要,而他連個最要好朋友或許都連困難。
爲什麼?這個問題盤旋在他心中,自認的又如何?又有何用?
若是讓沈洛年回答是否能夠愛上賴一新這個是非題,答案會是叉叉。
他卻希望沈凡能給予圈圈的機會。

賴一心不懂沈凡,他不明白沈凡沒有背棄他的原因。

 

 

05.
回到房間的沈洛年直接走進浴室,他的衣服就身上的這兩件,除了掛在衣櫥裡那不屬於他的,是賴一心留在這裡的,正確來說是,之前硬要沈洛年套上,結果留下來的兩套對沈洛年來說太大的衣服。
他打開水龍頭,任由冷水打在自己身上,他身心俱疲,他累了,光是站著耗費他多大的力氣,淋了冷水一陣子,似乎比較習慣後才脫去血飲袍。
在賴一心脫去自己衣服的時候,看過自己身上的疤,一開始沒有任何反應,卻又想到什麼似的,撫摸著,從沒有所謂的疼惜,就算是事後賴一心看到自己對沈洛年身體上所做的任何暴行,也
不會有一絲心疼。

這次他沒有特地用道息回覆,身體上的不適問題仍就存在,腰間腿間的酸麻,背部彷彿被人拿著針一般刺著,身體是習慣了。
習慣賴一心在他耳畔低喃的嗓音,習慣賴一心因長期修練長了繭的手,更是習慣了賴一心透過自己看著別人的感覺。
沈洛年理解賴一心在床事上能夠保有理性的原因,因為自己只是替代品。

「……沒辦法接受。」他自言自語。
他像是被虐者一樣感受著身體上的疼痛,沈洛年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內心彷彿空洞般的流失,只好靠著疼痛說自己是被害者。
他放空自己的腦袋,將賴一心驅逐出自己的思緒中。

當他走出浴室後,狄韻正在等他,桌上還泡好了一壺茶,沈洛年當然知道她來了,而且還來了一段時間,狄韻沒有催促讓他挺意外的。
「怎麼了?」他盡量保持平常的樣子問她,狄韻只是搖頭把準備好的茶水遞過來,看起來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似的,坐在她對面很清楚可以看清狄運的情緒,當然很明顯的看出狄韻有心事。

「本小姐特地為你泡的,給我喝掉。」狄韻不客氣的說,但沈洛年卻沒由來的感到一陣溫暖。
接著狄韻又拿出一大包茶葉說「拿去。」口氣不容拒絕。

「這什麼?」沈洛年當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只好問。
但是狄韻沒有回答他,看了沈洛年的臉好一陣子,從兜裡拿出一隻做工精細指甲大小的蜜蜂,放在桌上,說道。

「這是納金族給我的的,當然,是毛族製品。」雖然不曉得狄韻拿這東西出來幹麻,沈洛年還是點點頭,狄韻接下去解釋。「這個可以用來竊聽。」
「真是越來越邪惡了」沈洛年恍然大悟開玩笑的調侃。
狄韻只是瞪了沈洛年一眼,猶豫了很久開口。

「老頭,你有喜歡的人嗎?」

沈洛年止住了笑,錯愕的看著狄韻,本來準備要回答懷真的時候,狄韻卻嘆了一口氣打斷他說「我等一下要開會,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沈洛年並沒有照著狄韻說的好好想一想,他目前不打算去思考,事實上可以逃避的話他很想逃避某個事實。
喝了一口狄韻給的茶,他突然覺得身體似乎好多了。

日子持續著,但就像在兌現賴一心的支票,有了些改變。

賴一心時常傳訊過來,他們偶爾會聊聊,賴一心跟他分享他的生活,彷彿要融入沈凡一樣。
明顯的違合感,應該說,賴一心要沈凡進去他的世界吧,代替某個人。

「媽的,我居然感覺好像沒那麼在意了……」沈洛年坐在馬旁碎碎唸著,他自認自己現在的心態跟行為簡直像個為愛什麼都可以拋下的純真少女,噁心的要命。
他重重的嘆一口氣,仰倒躺在草地上。

「嘆氣什麼?」賴一心有點好笑的問。
對,這裡只有他們兩個,沈洛年瞪了賴一心一眼,內心發牢騷,這人厚臉皮的程度簡直是銅牆鐵壁,都幾百歲的人了,還學年輕人玩約會做什麼!

雖然當下他確實對賴一心投以鄙視心態,但對方卻用疑惑的表情說「想要多花更多時間陪在喜歡的人身邊跟年齡沒關係吧?」說完賴一心很自動的跨上自己坐的這匹馬上,而沈洛年則是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行動給嚇傻。
沈洛年感到有些頭疼,他很難理解對方為什麼可以這肉麻。

也許是順其自然,沈洛年心裡接受了喜歡賴一心的事實,不過表面上也不是完全能夠放的開,像這樣被疼愛的感覺,很奇怪。

口頭上沒有承認,賴一心似乎也不急,但賴一心的喜歡像是太多,他可以毫不猶豫的開口對沈洛年說喜歡這個詞,尤其是喜歡在他耳邊低聲,享受沈洛年無法抗拒的樣子。

「你真的跟以前差很多!」沈洛年瞇起眼睛,看著賴一心因為逆光而不清楚的臉,被太陽曬的有點恍惚的說道。
「是嗎?百年了嘛!」賴一心笑了笑回答,冰涼的手摸著沈洛年的臉。不曉得是不是故意的,賴一心若是遇到可以詢問沈洛年下落總是避而不談。

賴一心的指腹沿著臉頰滑到沈洛年的耳垂,偶爾輕捏,按壓耳後的神經,力道剛好使的沈洛年昏昏欲睡,但賴一心這麼做並非樣讓沈洛年睡著,他親吻了沈洛年的額、嘴唇以及不算太明顯的喉結。
沈洛年跟賴一心至從有比較多的時間相處後,賴一心的惡質收斂了許多,但賴一心在某些時候討人厭的惡趣味還是不時的冒出來。

賴一心舔吻他的喉結,被人壓迫喉嚨的感覺很難受,因而拉長脖頸曲線,雙手抵著賴一心。
「我說……唔嗯…不要鬧!」就跟之前一樣,賴一心直接忽略沈洛年的抗議,捏著耳朵的手來到胸前柔捏,另一手試圖解開沈洛年的衣服,雖然並不像血飲袍那般方便但前襟也不過是幾個簡單的釦子,不難說賴一心當時在選這件衣服的時候沒有私心,畢竟穿紅袍的神醫太引人注目了。

「沈凡,我喜歡你。」賴一心擋住天空照下來陽光,他捧著沈洛年的臉,直視著沈洛年的眼睛,笑著說道。

「不打算回應我嗎?」
「……」
沈洛年愣了愣,做了決定。

他仰頭,讓兩人的嘴唇輕輕相觸,不同於賴一心會讓人缺氧的深吻,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看著賴一心,沈洛年對於自己的主動感到羞恥,他忍不住移開視線,不曉得為什麼,他就是無法用言語表達,也許,正因為是賴一心的關係。
「耶?就這樣?」
「……不要得寸進尺了。」

賴一心傻呵呵的笑了,大概是他們從第一次性愛直到相處過後笑的最開心的一次。
然後再次相吻。

愛這個詞很難去定義。

這是一個比喜歡有著更深沉的意義,若以相愛來說的話。愛上一個人,比喜歡一個人更為艱鉅,因為有太多的變數。
如果每個人只有說一次愛的機會呢?
沒有人能保證在你對面的人是你真正愛的人,那該怎麼做才能知道他是你要找的人?喜歡的人很多,猶豫不前,因為沒有人知道。
可是答案很簡單,誰都做的到,但只差在願不願意跨出那一步而已。

所以沈洛年做了決定,不,或者是說沈凡做了決定,現實層面是如此。

不是事與願違,過沒多久懷真跟十聖講明時沈洛年的身分也正式曝光,在身分曝光後賴一心便沒有再連絡他了,而且沈洛年又到內宮沒辦法傳訊,甚至沈洛年出了內宮住在歲安城附近主動留言給賴一心,但是賴一心卻沒有任何訊息了。

「……」沈洛年越來越不懂賴一心了。

他臉朝下,把自己整個人悶在枕頭裡,是賴一心喜歡的人答應他之類的嗎?還是因為他是沈洛年的關係?那就該告訴他啊!沈洛年忽略自己的不適,若是賴一心真的能夠和他真正喜歡的人在一起,沈洛年自認自己可以接受,只是也得聯絡一下他吧?爲什麼連個訊息也不給?
逼迫自己別去抱怨這種事。

沈洛年很清楚賴一心人目前在歲安城內,他從早無所事事的趴在床上已經一天了,直到狄韻傳了訊息過來。
他現在像極了嚐到甜頭,像個愚蠢的小鬼開心的要死,但卻發現別人只是順道的同情,像是被人在公眾場合打了一巴掌似的……
他突然發現這大概就是為什麼很難放的開,很難誠實的說喜歡的原因,因為喜歡的人根本沒那麼喜歡你的時候。

只有自己一頭熱栽進去。
對這種現狀感到很丟臉。

「……」
「老頭,你在幹麻?」
「沒什麼。」沈洛年有氣無力的回答。
「……老頭,我上次問你的問題你想過了沒?」

「啊……可能吧!」他是想過,也做了回應,認真的去思考兌換某個人承諾的未來,他也告訴過懷真這件事情,懷真也接受了,所以他才會接受賴一心的傳訊,聊天,主動親吻擁抱,任何親密的動作,沈洛年甚至可以接受被壓在另一個男人身下,這已經是他承認了這份感情,並且用行動去解釋,現在可好了,賴一心沒在傳訊息過來。
沈洛年自己給自己的理由卻站不住腳,他們有在交往嗎?有吧?雖然沒有確定這件事情,連像電視的三流劇情牽個條約都沒有。
難不成他以為自己跟懷真在一起然後劈腿什麼的嗎?

就算是這樣也不需要如此吧?

「你還記得我告訴過你,蜜蜂的事情嗎?」沈洛年不曉得狄韻爲什麼會扯到這個問題。
「那天我竊聽到司令跟武聖伯伯的對話。」狄韻盡量保持著理性,但小手卻不自覺握成拳頭。
狄韻快速的將那天的事情說給沈洛年知道,一字不露的,完全不可沈洛年回答的機會。

沈洛年愣了好一陣子,他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才好,正準備回答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他被來人嚇了一跳,因為他正式讓沈洛年聽完狄韻的話想逃避的那個人。

賴一心站在門口。

「晚點在說吧!」他快速的對狄韻說,接著切掉通訊。
賴一心靠近他,沈洛年卻沒辦法移動自己的腳,任由賴一心環抱住他的頭,手掌撥開沈洛年前額的劉海讓兩人的額頭僅貼在一起,那張俊臉放大在自己眼前,無論看過多少次沈洛年依舊無法習慣,沒辦法習慣賴一心的手觸碰哪都沒辦法冷靜的自己。

「說你愛我,洛年。」

沈路年看著眼前的被酒精主宰的人,面色潮紅,展現的笑容比他過去看到的更為真實,想哭卻不得不露出笑容,彷彿在祈求。
本該訝異本該狠狠的推開他,但卻在對方露出這樣的表情下,他心軟了。
沈洛年覺得自己亂了,不!半接受他的自己早就在一開始的時候亂到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抉擇,沒錯,沈凡是沈洛年,是同一個人沒錯,可他怎麼也無法接受,明明是同一個人,為什麼非得遭遇到這樣的對待。
這並不是說自己是同一樣個人就這樣糊裡糊塗的接受,歡樂的去迎接大好結局,他胃一陣不舒服。

沈凡討厭這句話,這四個字戳痛了他的心。
「你對沈凡說喜歡的原因,是因為我?」
「是,沒錯。」

說來怪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同一個人。
「你選擇沈凡是因為瑋珊?」
「你之後不傳訊息給我,是因為你認為過了百年我還愛著瑋珊?」
「因為在你的理性中我會選擇瑋珊?而你喝醉了卻跑來我這裡嗎!你到底……」沈洛年問不下去,他們彼此沉默好長一段時間,最後他開口,回答了賴一心的問題。


「不,我不愛你。」

 

 

07.
沈洛年彷彿沒有猶豫的回答,他心裡頭的針卻無意識扎了好幾個口,胸口悶疼起來,雖然眼前的男人說著愛自己,酒後吐真言,也是真的。
能夠看透人心的自己曉得答案,更確定了事實。

「……」賴一心也沒有回答他沉默了片刻。
無預警的賴一心抓住他的頭髮,向下拉,逼迫他向上仰的抬起臉,另一手扣住他的腰向上提,在如此的距離下,沈洛年根本來不及躲開,百年的改變不只是內心同樣的外表也是,身為成年人賴一心本就比沈洛年高出許多。

沈洛年現在頭向後傾倒,身體被困在賴一心的懷抱中,被人向上拉不穩的墊著腳尖,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掙扎,賴一心也不給他掙扎的機會,以這種方式狠狠的吻了沈洛年。
趁著沈洛年張開嘴,唇舌瘋狂執意得糾纏,舌尖劃過敏感的上顎,沈洛年想闔嘴卻也做不到,隔著衣服毫不憐惜地揉捏,身體感覺比沈洛年自己誠實,因為已經熟悉這個男人的雙手,雖然疼痛但也不自主的產生反應。

彷彿要把沈洛年融盡自己體內,賴一心收緊雙臂,他被賴一心壓的快喘不過氣,想推開卻也不怎麼想放手,理性的覺得自己不開任由賴一心,但卻也沒辦法說放手就放手。

「放手!」
沈洛年壓在牆上,雙手抵在賴一心的肩上,想拉開兩人身體的距離,雖然身體上是拉開了一點距離,但賴一心的額仍貼著他。

賴一心對他笑了笑。
但沈洛年看了卻覺得苦澀,賴一心跟先前一樣,就算說了在溫柔的話,表現出難過的情緒,他從沒停過對沈洛年的侵犯。

沈洛年能夠很清楚的感受在身上游移的雙手,顫著身子,賴一心總是喜歡撫摸他的背脊腰椎,沈洛年覺得自己的大腦變的有些遲鈍。
無意識的賴一心這麼說道。

「抱歉,對不起,明明知道你喜歡瑋珊的,卻做這樣的事情。」到頭來,沈凡在他眼裡其實也不算什麼,是同一個人,但是硬把他們分成兩個人的卻是賴一心,任由他的人是自己,但被這該死的無聊問題給束縛,沈洛年也相當不痛快。

這瞬間沈洛年覺得自己清醒了。

「不要拿我當藉口。」再說謊,賴一心一直都在說謊,說謊欺騙自己他說服自己是這樣想的沒懷疑過,因此沈洛年也沒發現,雖然沈洛年再恍惚意識或是藉由別人口中知道要發現也很困難。
「我跟瑋珊從沒有要求你這麼做,會造成如此現狀的人是你自己。」沈洛年推拒著他,賴一心彷彿沒聽到似的,手指滑到臀縫。
「從來沒有問過……哼嗯,不……真自私!媽的,哈……」緊閉著眼,生理造成益出的淚水不曉得該說是愉快或是悲痛,他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賴一心在

無論如何傾訴,他也不會有任何回應。

「有反應了……」賴一心輕笑。
沈洛年急切的想推開賴一心,但是賴一心持續的攻擊他的敏感處,讓他使不上力氣反抗,甚至是控制自己的思緒,呼吸越來越急促。
聽到這句話沈洛年憤恨的瞪著自己的下腹,為什麼會有感覺!?

比起羞恥更是痛恨自己!

當賴一心進入到他的身軀時,沈洛年根本沒了反抗,他這副身體好像才是賴一心所有,他做什麼自己的身體就會做出怎樣的反應。
真的很厭惡這樣的自己,對賴一心有性的反應的自己,想反抗他卻無法抵抗這樣總是讓沈洛年覺得自己窩囔,他沒辦法再要跟不要選擇任何一方。
交錯著羞恥心與不堪,沈洛年仍然只能任由自己沉倫其中。

說起可悲,沈洛年到覺得自己更可悲。


他突然覺得想哭。


(01~07 未完待續)

 

感覺起來增的東西很少,但我寫的好累,感覺上比較完整了。(攤地)
一心好煩...(死目)
一心:「......」

話說中間跑出來疑似甜文的地方,洛年你好......(死目)
洛年:「......」
為什騎同一匹(抖抖抖)
是因為我身邊的人突然少女起來的緣故嗎?
心情影響之類的???(屁!)


寫不出01那樣色氣的文了(懊惱)
沒梗了是吧!沒梗了......

關於後續咩...
是已經是構思的差不多了,唯一的就是那該死的結局。
寫不下去有一部分是我不想打H了:D
但是因為要改視點還是會有H(靠)
......H已經不有趣了,不好玩了,丟一邊(三個月的玩具玩的差不多了)

當然,最近有空,趕緊寫。
趕緊放架上(?)

順便複習一下唄~

雷德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好天氣
  • 我覺得07很好啊...
    特別是洛年的(身體誠實的)情緒...////
    不想寫H帶過也成...重點對話有就行了...
    不過可以虐當然最好(喂!)
    噗...因為小年年的反應好可愛啦啦啦~~~
    小年年胸膛畫圈(洛年:妳誰啦!!給我滾!!!
  • 老實說騎馬那裡是我第一個想到的爛梗,不知道為什麼,這老梗就出現了@@(←自覺丟臉,什麼爛劇情(笑翻))
    話說洛年快睡著那裡真是我的心情,因為我也快睡著了ZZZ
    有關感情的虐文這是第一次,平常都寫親情的,感覺好像在同一個問題打轉,這兩隻怎麼這麼麻煩~XDD
    不過有些心理問題倒是讓我在寫文思考的時候懂了。
    不跨出那一步,誰又知道結果:)
    很簡單,但是很難做得到,因為人都膽小害怕,嘿嘿。
    其實在寫這篇,洛年要是真的不要,一心早被剖成兩半了,不然就是胸膛被拳頭打穿之類的(一心:耶!?)
    阿心心胸膛話圈(一心:!!!(驚恐倒退躲角落))
    呼呼,因為H沒有01.的色氣寫的很不順手= 3=(嘟嘴)
    不過也是,因為01.寫最久:D

    雷德斯 於 2011/10/21 18:56 回覆

  • 好天氣
  • 噗!!胸膛畫圈的一心反應也太好笑!!!////
  • 一心沒用啊~
    一心:「我哪有!我很有用的,至少對...」(看洛年)
    洛年:「X!」(打爆一心)
    (有人已經無聊到開黃腔了(指)咦!?不是我。)

    雷德斯 於 2011/10/22 20:34 回覆

  • 芒果青茶
  • 好長.......................打了多少字?
    9000?
  • 一萬四千多。
    後面大約還有幾章。

    雷德斯 於 2011/10/22 21:29 回覆

  • 永夜
  • 一次看完1~7感覺...好爽~

    看到甜文那邊時,
    我還想說作者要改打HE了~
    可是到後面就虐下來了OAOlll

    作者要不要把最終章打成兩個版本
    一個是HE一個是BE
    這樣一定很好玩~
    (謎:我看是你很想都看吧 夜:咦~我是這樣的人嗎?
    謎:沒錯 夜:......
  • 哦~也許可以考慮看看呢:)
    因為HE跟BE我都有思考過XDDD
    (謎:你還是快生下一章出來吧)←欠文的混蛋(掩面)

    雷德斯 於 2011/11/19 19:26 回覆

  • 一生懸命
  • 抱頭)雖然不太喜歡這麼虐的關係,但被細膩的描寫吸引住了(超糾結的= =
  • 呼呼呼呼~有糾結感不錯吧XDDDDD

    雷德斯 於 2012/10/02 17:31 回覆

  • 蒼雨
  • 好強......
  • XD

    雷德斯 於 2012/10/02 17:32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